Sasaki Sakura

极度无趣的码农和不斯文败类的混合体

The End (一)

(二) 

第多少天了?Shaw突然在梦中醒来的时候,黏稠的汗液粘着额头前的发丝,窗外的纽约城一片寂静,只有远处的几座建筑物有一两个窗口闪着微弱的灯光。

四下里一片安静。除了自己紧张的呼吸声之外,什么都没有。

下意识的摸了摸左边的床铺,依旧什么都没有。

偶尔还是会在午夜的这个点惊醒,睁开双眼恩的时候面前再也没有站着一个有着狡黠的笑容的女人了,调皮的拿着手里的电机棒晃着,笑着问“Did you miss me?”

“miss……”Shaw把头埋进了膝盖里,没由来一阵心疼。
 终于结束了这一场艰苦的战斗,胜利的时候,John和Finch相顾对视,笑容在脸上,Focus牵着bear,还是在那座桥下,当时和自己相视而笑的人却不在了。

然后莫名奇妙的养成了一个习惯,在深夜的某一个固定的点醒来,突然睁开双眼,看看前方。

“*uc*”Shaw默默的骂了一句之后,知道自己也不可能睡着了。

起身走向冰箱的位置,拉开后,已经没有当初的武器,都是一些牛奶。她最喜欢喝的牛奶,逼着自己也要喝的牛奶,当初自己怎么也不愿意喝的牛奶。

摔了的手机。

再也无法容忍一个机器模仿着她的声音,给自己指派着各种各样的任务,曾以为自己不会受任何人约束,后来一句“truth me”却彻底击溃了最后一道防线。

是不是任务做完了,你就能像当初一样回来?

拉扯着着心脏的每一个地方,疼的不行。

战争结束和没结束之前的纽约没有任何显著的变化,除了Focus带来的唯一消息,就是失踪人数减少了许多。

who care?

Shaw把手里的牛奶放在了一旁的桌子上,看着窗外发呆

纽约真的挺美的。她没说错。

当初躺在自己的身侧,一身汗渍,把头发都撂倒了右耳的一侧的她,笑着问,sweetie,New York is so beautiful,isn't?"
 还记得当时的自己对面前这个精力旺盛到出奇的小家伙无奈的敷衍着“yeah,yeah,beautiful”

如果当初知道第二天她连一声道别都不说就这么离开了,是不是会把她抱的更近一点,然后告诉她"You are more beautiful than this city ".

床边她非要带来的“丑娃”就一直躺在那,第一次见到这个东西的时候,Shaw一脸嫌弃的看看了面前这个女人,“ Why you brought this?”

“Why not? It is same to you,sweetie ".Root抱着丑娃笑着说。

一个巨大的白眼。 

自从和她在一起之后,翻白眼的概率频频增加。总喜欢让自己做一些奇怪的事情。比如不允许每顿都吃牛排,早上一定要喝牛奶。

是不是我以后都听你的话,你就能回来?

在一切都结束之后Reese有问过Shaw,Do you need to look at Root the burial place?

当时只记得自己突然瞪着眼睛说,Can you end this fucking simulation?Thank you!

有的时候突然会特别希望,现在还在模拟的世界里,一直没有醒来过,一直到自己亲手杀了德西玛的时候,突然明白一件事,战争真的结束了。

她呢?

她应该在某个地方躲着吧?我没看见她入殓,我也没看见她的尸体,她那么擅长装扮成别的样子,一定是装扮成了尸体。Shaw开始学会这么安慰自己。

或许她现在在某个地方躲着,还不知道胜利的事情呢,我要去找她!Shaw突然起身,拿起了黑色的皮衣,走进了刚刚天空刚刚明亮的纽约街头。

“叮……”如果不是因为自己已经懒得搭理,她只想把自己家方圆十前米以内的所有电话全部给拆了,几乎只有晚上才能安静下来,天亮的时候都一直响着。

尤其是在Shaw摔了手机不再去地铁之后,电话铃都成功替代了早上的闹铃。

这个时候的纽约城刚刚苏醒,街头还没什么人,如果有人看见这女人走过的每一个地方电话里的的电话都会突然响起,一定会格外的震惊。

而且每个电话几乎是同时响起,如同交响乐一般此起彼伏。

“If you are a human,I think I would have to kill you!”Shaw走到一个十字路口,抬起头对着摄像机狠狠的说,“Don't ever let me do anything, don't use her voice talking to me, don't say "Truth me"!”

电话还在断断续续的响着声音,然后渐渐的降低了音量。

Finch和Reese还在不知疲倦的救着不同的号码,Shaw也曾经想过,就像Reese曾说的:"Maybe you need a job,and than you will fine,although you can't forget this thing,but will fine ,I once was."

可是每次一听见电话里的声音,就有种时时刻刻想拆了电话亭的感觉。

用她的声音安排任务,提醒自己吃饭,叫自己起床,按时睡觉,对Shaw来说无疑是巨大的折磨。

也许我刚学会爱,可是你就离开了,那能不能不要再让我想起你来了,一想到你,除了难受,我只想杀人。

走进地铁后,Finch和Reese都不在地铁,空荡荡的车厢,只有TM的界面还在运转着,“so tell me,where are they?"

-----I don't know.

"Maybe one day,you should believe that I will get you down"Shaw冷冷的笑了笑。坐在了Finch的椅子上。

面前的桌子抽屉没有拉严,露出了一张照片的角,Shaw习惯性的抽了出来。

照片上的人穿着黑色的长裙,充斥着思念和向往的目光,好看的瞳孔和面容,照片背景是开心笑着闹腾的人群,就像是一个婚礼现场。

R…oo…t.Shaw的心口突然一震。随即而来的疼痛就像是融进了一把碎玻璃一样。

Where are you ? Do you know I miss you?

Shaw坐在那一直看着这张照片,10分钟左右过去后,Reese和Finch依旧没有回来,刚起身,电话就响了起来,Shaw先愣了一下,然后转身准备走出地铁站。

越来越响。

“Maybe call me to help Reese "Shaw 知道自己一点都不想接电话,但是担心是Reese出了什么事情,不得不折回,接起了电话。

“Hey,sweetie,did you miss me?You miss me so many phone,and......"

又是这个声音,Shaw深吸了一口气,忍住了怒火。

"Shut up!If you have something,you can tell me,otherwise  I will go "Shaw冷冷的对这个声音说到。

“OK,now you should go to......"电话里的声音没变,只是稍微严肃了些。

“Ok, I will go and you should remember something.Next time,if you want to let me to do something.Don't use her voice!

Don't take yourself as she is, no one can replace” 


Shaw甩下一句话之后,就转身奔向了号码的位置。


“Oh,sweetie,don't angry …”电话里的声音还在响着,过了一会便没了声音。



(对,我要更新了~~)

评论(10)

热度(22)

  1. 52Hz的鲸Sasaki Sakura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