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saki Sakura

极度无趣的码农和不斯文败类的混合体

Life(三)

(一)  (二) (三)  (四)
(五)  (六) (七) (八)


“Sameen,你知道吗,我第一次从control那逃出来的时候,就来的这家餐厅。”Root一遍慢慢的割着牛排,一边笑着看着面前已经毫无吃相可言的女孩。

Shaw先是一愣,放慢了吃肉的速度,看着她,挤出一丝笑容然后说:“那看起来那天你吃了一顿不错的晚饭。”

“你就不能承认一下你很关心我吗?”

“能再上一份牛排吗?”Shaw没有搭理Root,打了一个响指,召唤来了在一边一直盯着她们的waiter,然后笑着站了起来,靠在小哥耳边微笑着说:“我不太喜欢吃饭的时候被人一直盯着,我也不怎么喜欢别人一直盯着我的女孩看,你懂的吧?”

然后笑着拍了拍小哥的肩膀,坐了下来。

“我好像记得谁那天对我说要一直陪着我,还说…”Root不知道Shaw对他说了什么,有一点点不舒服,然后开始类似自言自语起来。

“看来你是休息好了,又恢复话唠的样子了。”Shaw担心她再说下去自己会变得莫名其妙的不知所措起来。

“承认一句你在乎我就这么难吗?”Root不满的嘟着嘴把一小块割好的牛排放到了Shaw的碗里。

“………”

一瞬间Shaw的回忆被猛的牵扯回那天下午。

然后把时间调回过去,调回Shaw牵着bear漫无目的的在纽约大街上走着的时候,一阵熟悉而急促的电话声响起的时候。

原本准备就这么一直带着bear一直漫无目的走下去,或者去海边,或者去没有人知道的地方,一个人再也不用继续工作,也不需要牵挂。

“Sweetie,看起来有人需要你帮助呢,Reese现在在皇后街的一家医院里,如果你再不快些赶到,可能就会有人加害他了。”电话里面是Root懒洋洋的声音。

原本沉重到几乎不会跳动的心听见她的声音之后,慢慢的跳动了起来,然后抬头看了看摄像头,露出了微笑。

Shaw见到Reese的时候,不得不说,这是她记忆中见过Reese最狼狈的样子。身上的衣服已经不能叫做西服了。再加上bear的猛扑,衣服破的不像样。

“没想到你找到我了。”Shaw把Reese带到了一个临时安全的房屋,Reese笑着说。

“是啊,Root,不,The Machine对我说的。”Shaw看着面前的Reese,拍了拍他的肩,“看起来,我们得找到Harold给你换一件像样的西服了。”

“是啊,还有我的军火库。”Reese笑着说。

“你还活着就好。”Shaw拍了拍他,突然难过的几乎要落下泪。他活着,她只剩声音了,不是吗?

Shaw扭过了头,止住了即将落下的泪。然后问Reese:“我听Finch说,你和TM签订了什么协议是吗?”

“just deal,没什么。”Reese温柔的笑着,“我不是活着回来了吗。不知道Fusco见到我又要怎么拿我开玩笑了。”

“是啊,当年爆炸你都能活着回来,我们先去找Finch吧。”Shaw拍了拍Reese。

“Sweetie,你现在来一下曼哈顿的萨福克酒店,5楼,513,有人在里面等着你。”耳塞里又传来了她的声音。

“呼”,Shaw深吸了一口气,无可奈何地摇了摇头,她不知道要怎样才能拒绝这个声音,拒绝这一切的安排。

“John,这是Finch的地址,你去找他,我们随时保持联系。我现在还有事,先走了,”Shaw无奈的起了身,转身准备离开,然后又回头,笑着说:“记得给他一个惊喜,照顾好自己,任务结束就去找你们。照顾好bear,它很想你”

“Shaw,小心点,我们等你。”Reese换上了Shaw从这间房的主人卧室里顺来的西服穿上,看着她。

“OK”然后转身离开。

萨福克酒店吗?

谁在哪?

WAIT—————————————————————————

评论(2)

热度(46)

  1. 羽咲绫乃Sasaki Sakura 转载了此文字
  2. tianshengqsSasaki Sakura 转载了此文字
  3. 二哥哥的小娇妻Sasaki Sakura 转载了此文字
    老板!这时候别卡文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