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saki Sakura

极度无趣的码农和不斯文败类的混合体

Life(四)

(一)  (二) (三) (四)  
(五)  (六) (七) (八)
Shaw不是一个只会杀人的特工,当初Hersh选择自己亲自带Shaw的原因也是这个。

极具天赋,学什么都很快,不怕苦不怕累或者说她把苦痛当作是一种享受,能够兼顾无数个任务,记忆力极好,还没有感情。

Shaw先是稳住了情绪,走进萨福克酒店的时候,心里还是一阵痉挛,这个地方,是自己和那个小疯子第一次见面的地方,永远都不会忘。甚至上千次的模拟都从没有忘记第一次见面时候的模样。

明明自己是一副剑拔弩张的样子,可是Root却一脸无所谓的样子,一脸温柔到你都舍不得伤害的笑容。然后下一秒把你点击倒,再下一步把你绑在一个小椅子上,就地取材,拿着一个电熨斗蹲在你面前。

一气呵成还不忘保持着自己脸上的笑容,无辜的好像这一切都不是自己做的。甚至还来得及开玩笑对你说,“I am you big fan"

当时的自己还因为Cole的事情完全的愤怒到分分钟想杀人,下一秒就被这个女人弄得哭笑不得。

她不会猜到她第一次见面就下手这么狠,她也不会猜到她对这种事一直乐在其中。就像没人会预料到一开始最讨厌的人变成了想到就湿润眼眶的人。

可能因为她是Shaw,她是Root,所以第一次见面必定Four alarm fire,甚至Root在自己刚逃回来的时候,躺在自己的身侧,微笑的看着她说,“Sweetie ,要不我们以后做一个小熨斗做定情信物吧。”

“或者我们多买几个熨斗。”Root把自己的棕色头发全部弄到了自己左耳的一侧,脸上还残留着没有褪去的潮红。

好看到极致的容颜。

“你要是敢多买那么多熨斗,我第一件事就是用它们把你熨平!”Shaw很无语的看着她,简直不能理解这个小疯子大脑里都在想什么。

“我只是想把这个记忆以事物的方式存起来嘛,毕竟是第一次见面的用过的。”Root顿了顿,然后俯下了身子,轻轻的的在Shaw的唇上落下了一个吻,“不过你现在在我身边,就是最好的,回忆总是残酷的。”

是啊,你明明知道回忆是最残酷的。Shaw想到这冷冷地勾起嘴角,笑了笑。

Shaw知道自己再回忆下去一定会干扰接下来的任务,然后深吸了一口气,检查了一下藏在自己身上的枪,走到了513门口。

“接下来要做什么?”

“Sweetie,里面有一个女人,被绑在了椅子上,你进去之后,听我指挥,小心点。”

“你让我跑到这个酒店就是为了救这个女人?!”Shaw以为要见什么重要的人,巨大的心理落差。

“Sweetie,truth me~”

“OK,但是麻烦你,下次永远不要用她的声音再命令我做任何事情了。简直够了!”Shaw再也受不了现在这样任由摆布的自己。

“进去吧。”

Shaw猛地撞开门,“三点钟方向”,耳机里恢复了机器的声音,不是甜到腻的她的声音。“砰”Shaw似乎变成了当年那个做什么事都冷冷的特工,眼里也没有任何温柔可言了。

连续几声枪响之后,房间里的敌人躺在地上痛哭的捂着膝盖,嗷嗷嚎叫着,不知道面前这个气场强大的女人到底是谁。

“谢谢…”女人显然是吓狠了,眼框里都是泪水,脸上也挂着泪痕。

“没事,我只是脑子抽了来救你。”Shaw看都没看一眼,只顾着解开绳子。“你知道要杀你的人是谁吗?”

“你知道Samaritan吗?我知道这一切听起来都很荒唐,但是…”

“好了,你不要说了,我知道。”Shaw听见这个词恨不得往自己身上打几枪,都是因为自己自作聪明的让她先走了。

“我是一个黑客,现在正在被FBI通缉着,然后我收到一个命令,来这个屋里去毁灭一个硬盘,只要任务完成我就能拿到自己的新身份和一大笔钱,所以我就来了,可是我没想到会被抓住,还以为自己今天一定会死掉。”女人一遍颤抖着,一边说。

“所以这是你的任务是吗?”Shaw冷冷的笑着,是啊,都只是任务,反正死了一个还会有新的人来执行任务。

“你是她派来救我的吗?她说会有人来救我。”女人看着 Shaw,”谢谢你。”

“是它,不是它!”Shaw突然加重了口气、看着她。

“难道她是一个机器人吗?”女人被Shaw突然凶狠的表情惊到了,然后诧异。

“She is my best friend ,just like family.But I lost her,she was dead."Shaw说完这句话的时候立刻扭过了头,特别害怕下一秒情绪就不受控制了。

什么时候开始变成这样,变成一个情绪都控制不好的loser.

“她怎么了?难道出什么意外了?”

“你不必知道。”Shaw恢复了冷漠的样子。

“可是我昨天还见到了她,棕色的头发,173左右的身高…”女人的话突然被Shaw粗暴地打断了。

不可能!这不可能!你在哪见到的?”Shaw突然被这突如其来的消息震惊了,心跳漏了一拍之后,看着女人认真而又诧异的表情,下一秒立刻紧紧的抓着她的肩膀,拼命地摇晃着,“是不是一个长得很漂亮的女人,穿着黑色的皮衣,你见到她了?”

“我只见过她一次,她让我叫她Root。”

“Shaw突然松开了手,身子不受控制的一晃。差点后仰摔倒,“她现在在哪,说啊!”歇斯里底的吼着。

“我,我,我不知道…”女人被Shaw眼里突然含着泪然后通红的充满着血丝的样子吓着了,好像随时都有可能不分敌我的开枪。

“你说话啊!说话啊!你刚才不是很能说的吗?她在哪啊?你不是说她死了吗?不是都是说她死了吗?她在哪啊?”Shaw完全没听见,自顾自的吼着。五官几乎扭曲,泪水不停的在眼眶里旋转着。

耳边是死一样的沉寂。

“OK,你不说是吧,不说我就杀了她!”Shaw突然一把拽住那个女人,目光涣散着盯着天花板左角的一个闪着红光的摄像头。

显然女人已经吓的颤颤巍巍的站不稳到几尽昏厥,不知道面前这个女人到底怎么了。完全失去控制一样的吼着。

最不合时宜的事莫过于门外的敲门声。

“他们,是他们…”女人的声音发着颤。

“OK,算你狠”Shaw猛的吸了一口气,一把推开女人,走到门侧,把手里的枪低垂在腹部的位置,随时准备给门口准备进来的人一枪。

门在被拉开的一刻,Shaw问到了一股无数个夜晚都能闻到的洗发水的味道,然后顿了一秒,门口进来的人迅速推开门,一把勒住了Shaw的脖子。

“Sweetie,你这样的状态可不行哦,被坏人抓住了怎么办?”眼前满是棕色的头发,扑面而来的洗发水想问,甜到发腻的声音。连贴在自己脖子上的皮肤的质感,都是自己想念的感觉。

如果这是一场模拟,最好永远不要醒来好了。

因为Shaw即使不用回头也知道,她回来了。Root回来了。


WAIT—————————————————————————

评论

热度(62)

  1. 羽咲绫乃Sasaki Sakura 转载了此文字
  2. tianshengqsSasaki Sakura 转载了此文字
  3. 二哥哥的小娇妻Sasaki Sakura 转载了此文字
    肖根大旗永不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