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saki Sakura

极度无趣的码农和不斯文败类的混合体

The End(三)

(二)

Jeanne笑着拍了拍Shaw的肩膀,走向前去。

Shaw倒也没跟上去,远远的看着,低低的问Finch :“她到底的罪过什么人,感觉上去并没有这么坏?”顺便笑着从来回走着的服务生托盘里取下了一瓶香槟。

“人总是不可以貌相的,Ms.Shaw,你还记得你今晚的身份吗?”Finch一边敲着键盘,试图攻入婚礼现场的路由。

“Caroline Turing?”Shaw重复了一遍,似乎想起了什么,一回忆的时候又开始剧烈的头疼,“我是不是在哪里听过这个名字”

Finch的手指突然停止了下来,抬头看了看列车的车板,像是自言自语的说道:“Maybe,但是我想你是不太愿意知道的”

“在我还是CIA的员工时攻击过我还是怎么了?”Shaw抿了一下香槟,向身边不怀好意微笑着看着她的男士礼貌的笑了笑,“不过说真的,一切看起来都无比正常了,除了身边这个我真的很想一拳打过去的男人,一切都无比正常。”

“也许你可以尝试着和 Jeanne女士说说话,毕竟你曾经帮助她走出了她丈夫对她家暴的痛苦,你是一个不错的心理医生”,Finch顿了一顿,“是Caroline。”

“OK”。Shaw放下了手中的香槟,走出了座位,走向了正在和别人说话的 Jeanne,“hello?”

“oh,Docter Caroline,” Jeanne一边说着,一边向身边的男人介绍,“这是一位很不错的心理医生,我就是在她的帮助下重新生活的。”

Shaw正想着怎么单独和 Jeanne搭上话,正巧有一个衣着像司仪的人走向他们和Jeanne身边的男人耳语些什么,然后站到了一旁。

男人礼貌的笑了笑,“那我就不打扰两位女士的聚会了,我有些事情要处理,先离开了,have a goodtime”

“bye,Drrick” Jeanne笑着挥了挥手。

“emm, Jeanne你怎么也来参加今天的婚礼了?”Shaw勉强的挤出一丝笑问道。

“新娘可是我最好的朋友,也许你是不知道的,那么你呢?” Jeanne反问。

“我曾经是新娘父亲的医生”Shaw微笑着说,耳朵里又响起了Root性感的声音:“所以说你需要我,为什么总是不接我电话,不然这个问题你可回答不上来了哦”。

“Finch,你给的信息不足够啊”耳朵里的声音慵懒的怪罪道,“Shaw都不知道问什么来参加婚礼”

“我说过,如果你再用她的声音,我什么都不会做了!”Shaw低低的说着狠话。

“看来Caroline医生和以前一样喜欢自言自语呢” Jeanne笑了笑,“不过医生真的是变了很多,不知道是我记错了还是怎么了,甚至身高都有些差错呢”

“是吗?”Shaw一边笑着问,一边回答,“可能是你记错了,哈哈”

“我记得我手中有一张医生的照片呢” Jeanne说着就要拿出手机。

“啪————”

周围响起了尖叫,“怎么回事,怎么突然停电了!”一个雄厚的男声响起,满是怒气。

“ Jeanne?”Shaw本想伸出手拉住 Jeanne突然发现身边的人不见了,手机也摔在了地上。

Shaw猛地一惊,拾起手机,手机还停留在那一张刚找到的照片上。

“发生什么事了,Shaw?”FInch听见了尖叫声立刻问道,“ Jeanne女士现在还好吗?”

“停电了, Jeanne好像是被人拉走了,我现在就找她 ”Shaw深吸了一口气,一边向人群里冲,寻找着 Jeanne,一边又说道:“其实你是知道的是吧,Finch,你可一定是知道的”

“知道什么?”

“我今晚的身份Caroline Turing就是她”,Shaw在黑暗中红了眼眶,“是Root”


——————WAIT——————————

身体不太好啦,得了急性肠胃炎,所以没来得及更新T_T 疼死个人














评论(1)

热度(9)